摘要:夜里失眠,或者说是整夜无眠。 白天与夜晚模糊了界限。 看着镜中的自己,颓废的一脸哀愁,瞳孔里没有一丝血色。 我告诉自己不许如此这般的颓丧,我想结束了这一场无休止的,终极的战争。 我再也不想为你写下一字一句,我决定回赠你一个华丽的转身,不再做那个卑微的说再见的人。 我决定不再任由命运和上天对我的摆布

夜里失眠,或者说是整夜无眠
白天与夜晚模糊了界限。
看着镜中的自己,颓废的一脸哀愁,瞳孔里没有一丝血色。
我告诉自己不许如此这般的颓丧,我想结束了这一场无休止的,终极的战争。
我再也不想为你写下一字一句,我决定回赠你一个华丽的转身,不再做那个卑微的说再见的人。
我决定不再任由命运和上天对我的摆布。

让那些轻柔的抚摸在泪眼渗入苍白的唇齿前慢慢绽放,我要爬上那片凤凰山顶寻找一片属于我的蔚蓝,去完成一次盛大的诀别。
泪丝终于被浸染成血的颜色,唇边是盛开的一抹艳丽的殷红。原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替代的。
苍白是,你也一样。
经过了这么多,我开始渐渐的试着遗忘那个在彼岸为我放烟花的人,那在夜幕掩护下的烟花背负着生命中的裂缝,以及匆匆而过的人物对白,全都消逝在我日益远去的彼岸。
是不是曲终了,人就该散。
我们说,欣赏一朵花的美丽,并不在于欣赏花开后的美丽,而在于她花开一瞬间的绽放。
花心在她绽放之后开始萎谢,开始破碎,于是我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上写字,做梦,行走,沉默,以及微笑。